《如何成为有效学习高手》跳过基础,直奔大师

《如何成为有效学习高手》跳过基础,直奔大师

​我们在之前的内容当中讲过,要带着任务去学习,用任务来驱动你的学习。那么这个任务目标该如何设定?奔着这个目标,我们该怎么找学习的切入点?我再来跟你进一步聊一聊。

设定有效目标

所谓带着任务学习,其实是说要有明确的目标了。什么是不明确的目标呢?不知道你的英语水平怎么样?你觉得你需要学习英语不?你觉得你需要学习英语,可能就是一个不明确的目标,可能是一种幻觉。因为什么?一个人他没事学英语干嘛呢?我现在就非常清楚地知道,我不需要学日语,我也不需要学西班牙语。你说日语,或者说西班牙语,这都属于小语种。英语是人人都应该学的吧?这谁告诉你的?你又陷入了情绪化。因为我没有生活和工作中的任务驱使我去学日语或西班牙语,我就算学了也用不上。你要知道,语言这种东西它不用就会忘记。我最多也就是学完之后出个教程,最后也就会忘的一干二净了。

​很多时候,我们会有一种要掌握一项技能的冲动,这种冲动是怎么来的呢?就是有一种想法,说别人都会,我也得会吧。对于成年人来讲,觉得今天我学会了这个,明天可能会有用,这些都是不切实际的念头。这是成年人去鼓励孩子们学习的时候经常说的话。

我认识一个朋友,他四十多岁了,他是一个摇滚歌手,一直他都想学英语。因为他知道我是一个英语老师,不对,我是英语名师,名师。所以,他就总让我教他学英语。那既然是名师,我就要对得起名师的身份,我就告诉他,你要学英语不能我教你,咱俩太熟了,很难进入到真正的学习状态。我说你要是真想学英语的话,我可以给你介绍一个我信得过的英语老师来教你。那这样做,还记得吗?仪式感,仪式感会更强,也会让这个要学英语的人更加专注。

那我进一步问他,我说你想学英语来干嘛呢?他说,他以后要是冲出亚洲,走向世界了,应该还是会点英语比较好吧?我当时就乐了。我觉得这位摇滚歌手想象着自己将来要走向世界而学英语,还真不如那种说因为搞摇滚乐搞不下去了,想去教英语当英语老师这种想法来得实际和有效。又或者说,这位摇滚歌手如果想到国外去留学,想镀金,念书、学习,他要是考托福或者雅思这种出国留学考试,目的就是考试,迫在眉睫,那我都会好好地去教他。不管怎么样,我是绝对不会因为他的想象而出马的。
在我看来,这位摇滚歌手朋友要学英语的目标就不算是一个明确的目标。就算他开始着手学英语了,他也不会坚持下去的。

有意思的是,这位摇滚歌手的太太后来学了英语,因为她有学英语的明确的目标。我们来比较一下两者的目标。这位摇滚歌手的孩子上了国际学校,孩子的母亲就来找到我,说要学英语。我说为什么呢?她说她的孩子现在上了国际学校,她现在没有办法跟国际学校那些外国老师交流。作为家长,为孩子的事情那是很操心的。那么,老师都是外国人,要想跟老师尽可能多地去直接交流,不会英语那是真不行啊。我说,好。这个想法绝对不是基于想象的,也不是一时冲动,这是一个明确的目标。我就为她介绍了一位我信得过的英语老师。

一开始,那位孩子的母亲说,许老师,咱们是不是从《新概念》开始学啊?我说当然不是。学《新概念》学到能跟外国人交流,那得多长时间呀。你的孩子那时候估计都毕业了。我说你要用英语,不就是去交流孩子学校那些事吗?她说是。我就让她首先去她孩子的学校拿了一堆英文资料回来。就是那些宣传手册之类的东西。然后让我介绍给她的英语老师带着她一起去浏览孩子学校的网站,英文版,把出现的每一句英文学起来,这是我许岑为这位母亲定制的学习切入点。

为什么不让她学《新概念》?我来说一说《新概念》这套英语教材可能存在的问题。《新概念》这套教材,你知道它是分为一二三四册的。在我看来,它最大的问题就是这个问题了。因为我观察到,绝大部分英语零基础的人选择英语学习的切入点从新概念开始学,只学了第一册,甚至是只学了第一册的前几课,就没有再学后边的了。你要问为什么?我会说,就因为这套教材它分为一二三四册。如果只有一册,就不会出现只学了一册,后边就不再学的情况了。而它最大的问题其实归结到根本,还是你的学习目标不够明确的问题。学《新概念》不是我们明确的目标,没有人会把《新概念》学完了当成一个人生目标。关键是学完《新概念》这套教材之后你要去干什么?还是那句话,小孩学英语可以学《新概念》,因为小孩总是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的。而对于成年人来讲,要开始学一样东西已经不容易了,一定要有一个明确的目标,并且找准这个学习的切入点。

直奔大师

有了明确的目标,我再跟你讲一讲,我们该如何找到精准的切入点走到这个目标,我的建议是直奔大师,不必从基础开始。当然这个大师在这里边它指代的是一种特定的一种情境,这个大师不一定是指一个人了,而是你的最终目标。

我拿学习乐器来为你举个例子。你要知道,除了上面我们说语言的学习被分成难度级别以外,乐器的演奏也常常被分难度级别。你要注意,我们在这个精品课的第一课,仔细地去比较了自然主义和结构主义的学习对象,用自然主义学习方法研究的对象往往可以不分难度级别,比如语言。而结构主义的研究对象,比如像数学、物理、甚至是艺术,那可能是要分难度级别的。一加一都不知道等于几,那怎么解微积分呢?虽然说艺术的学习可能是分级别的,但是在最开始入门的时候,这个难度级别的差异往往没有那么大,找准这个切入点,可能就体现出更大的技术含量了。

你知道很多成年人他学习艺术,其实不是为了创造,就是想临摹人家的东西来陶冶一下情操而已。那这种情况下就更不用从零基础开始了。说你要学画画,就得先学素描,对吧?先画一个什么鸡蛋画个半年,其实真的没有必要这样。按照音乐学院的教学规则,一个人比如要学钢琴,想要弹贝多芬的《月光奏鸣曲》的第一乐章,你不要异想天开。你先练一年基本功,再弹两年练习曲,我们再来弹贝多芬。可是对于成年人来说,一看要先花三年时间,然后才能开始弹自己真正喜欢的乐曲,我相信一百个人里边,一百个人都是会放弃的。这个时候,又要看小孩和成年人乐器训练的差异了。

我们这个精品课是对成年人讲的,所以我们应该抛弃学院派的那一套,不如我就给你讲讲我自己学吉他的经历吧。

我学吉他一开始就是弹大师的名曲的,这是真正意义上的直奔大师。这是我的吉他老师高君先生为我安排的。他为什么一开始就安排我弹大师的名曲呢?因为他问了我最喜欢哪首吉他曲,我就说了一首大师的名曲。他说好,咱们第一首就弹这个。我当时非常惊讶,我跟高君先生说,我说我最后的最后只要能弹这首曲子,我就可以死而瞑目了。那高君先生看着我,露出了一种复杂的笑容,不管怎么说,我弹吉他就是从大师的名曲开始弹的。

在高君老师指导下,我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把那首吉他曲弹下来了。虽然还有很多瑕疵,但是我觉得我用三个月的时间过完了我的后半生。你知道我有多喜欢那首曲子吗?我用三个月的时间练习,我为什么能够坚持下来?我之前讲,说我这个吉他贵这是一方面,还有一个让我坚持的巨大动力,就是因为我太喜欢这首曲子了,我喜欢它的每一个音符。所以,就算我一天只能练好一小段,那几个音符连下来被我弹出来了,你知道我有多么快乐吗?

三个月之后,我把这首曲子算是能够完整地弹下来的时候,高君老师问我,你现在觉得这曲子难吗?我说不难。通过弹下这首曲子,我甚至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我许岑搞不定的事。高君老师说,你这是膨胀了,不过效果不错,是我想要的。许岑,我告诉你个秘密,幸亏你最喜欢的这首曲子它并不难,只是你觉得它难。你要是真选了这个世界上难度最大的吉他曲,我可不敢跟你这么玩。

这个时候你可能会说,好你个许岑,闹了半天是一个巧合。那我要是学乐器上来真选了这个演奏难度最大的曲子,岂不是注定失败了。我跟你说,这个事不至于这样。你先想一下,一个外行怎么可能凭自己的听觉就能听出一首曲子的演奏难度呢?肯定还是听旋律美不美啊,速度快不快这种东西。你不会真的变态到想学一种乐器,比如说钢琴,然后你直接跑到网上去搜,史上演奏难度最大的钢琴曲,然后你就说我就要学这个吧,你不会这么做吧。

那高君老师跟我说,你要真选了这个世界上难度最大的吉他曲,不敢跟我这么玩。高君老师接着说,许岑,你想不想两年之后能演奏真正意义上难度最大的吉他曲。我说我可以吗?他说你刚才不是跟我膨胀了吗?你不是说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你许岑搞不定的事吗?我说好,我可以。他说,那好,那你就练半年基本功。

你看到没有,一个好老师有多么的重要,他让我直奔了大师,而我觉得真正幸运的是,我跟从了一位大师。高君先生他是国内最权威的指弹吉他演奏家,而现在也是享誉世界的吉他制琴师。如果我当初没有在网上调查得知高君先生是最好的指弹吉他演奏家,继而拜师于他。假如我跑进路边的一间琴行,找一个驻店的那种老师,就是那种一边卖吉他,一边教学的那种,我今天可能也就能弹两首邓丽君,能弹李宗盛,我估计已经到头了。我在这个精品课的最后一次课会再为你强调名师的重要性。
那我跟高君老师学到最宝贵的一点,也是对我后来学习最有帮助的一点,就是要去到哪里,就从哪里开始。

你可能总是对看起来有难度的事望而却步。我今天跟你说,我许岑的英语已经掌握到现在这个程度了,你说你是零基础,你找《新概念》,从第一册开始从头学,这个事对于你来讲已经失败了。你不妨问问自己,你是不是真的需要学英语,每天是否要用到英语呢?如果你真的会遇到使用英语的情况,好,你遇到了英语是什么样的东西,你遇到了,你有不懂的就去查,直接去查,实在查不到就去问身边英语好一些的人,这叫学习。高君老师跟我说的话,要去到哪里,就从哪里开始。给你的感觉也许那是不可能的,可是你看,我要学一首吉他曲,我以为我最终能弹这个曲子我就上天了。我要去到这个曲子,我恰恰就是从这个曲子开始学的。我要让你知道的是,有些事情做起来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难。

我希望我讲到这儿,你已经明白了这句“要去到哪就从哪开始”是什么意思。实际上这里边既涵盖了兴趣,也包括了任务的驱动。但是,要去到哪里就从哪里开始这个观点它也确实是有局限性的。有些时候,你要去的那个地方,你还真去不了。就好像我的吉他老师高君先生说的那样,幸亏你最喜欢的这首曲子其实它并不难,只是你觉得它难。你看,我要是选了这个世界上真正最难的曲子,不要说我的技能水平了,我的身体条件都不允许我从那儿开始。

还是说回到结构主义的研究对象,对于要用结构主义方法去研究的东西,那你还是踏踏实实从初级开始吧。

小结

总结一下这次课,我要告诉你的是,就像我学吉他一样,直奔大师,这个大师我已经讲过了,它不是一个具体的人,而是你的最终目标。不一定要从基础开始。如果你已经被一个大师的作品深深的打动了,这个作品本身也可能就是一个很好的学习和模仿的切入点。你可能觉得我现在在跟你画饼,画的这个饼有点太大了。但其实我的意图是尽可能地去除你的胆怯。你要知道,怯场是最糟糕的自觉。一个人他胆子变的比之前大一点,能走的路可能就会长一点。

那在整个的学习过程当中,还有两个障碍我们要尽量地去除。一个是自学的时候如何制造有效的反馈。另一个是如何突破学习的瓶颈。我们在后面的两次课当中会分别讲。

《如何成为有效学习高手》 作者:许岑

本文转自得到app《如何成为有效学习高手》的文稿笔记,听更丰富发音频内容请下载得到app。

上得到app学习更多有钱有料的知识,得到app和你一起终身学习,学知识上得到,好好学习,天天想上。

参与评论